您的位置: 云南信息网 > 星座

君生我未生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23:30:25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”     ——题记  一.栖身苗疆  瑾风死了,云落守了他三天也死了,她是以三尺白绫结束自己的生命的,她到底不能承受失去瑾风的伤痛。墨凌伤心欲绝亦无挽回之力,他安葬了他们,安葬之前为他们行了大婚之礼,他们终得同枕一墓共睡一棺,碎裂的碧玉铃铛是他们唯一的陪葬品,这是墨凌对云落最后的爱。  七天后,墨凌离开了凤云城远离中原到苗疆不问世事。  初到苗疆的日子他很无聊,很郁闷,沉溺在杯酒方物之中,邻居中有个老者,他不是本地土生土长的苗疆人,如同他也是个有段经历过往的老人。他看他每日醉薰薰,有意开解他,但他没有劝说,只是试着邀他下棋,不想他竟是棋中好手,老人微笑不已。  一来二去,墨凌与老者成了好朋友,他们不下棋时,老人会带他去采草药,教他一些医理,原来老人是神医,他闲着也是闲着,学点东西也好打发时间。  他这样的日子一呆是五年,五年里他尽得老人的衣钵,在苗疆名气远扬。  二.皇令突至  一日,他正与师傅庭院对奕,宫中老太监,皇帝的亲信九尾狐率十骑人马赶到,师徒一心在棋,眼也不抬眼。  老太监九尾狐与他的十骑轻骑飞马在庭外停下,跳下马直入庭院,老太监急匆匆上前大声宣墨凌接旨,墨凌瞭眼九尾狐没有动身。九尾狐厉声:“墨凌,你好大胆,还不接旨?”  “胡公公,墨某早已辞官不做,旨从何来?”他瞪眼问。  “墨凌,你以为你辞官不做就可以离了皇命?你忘记了你宫中的姨娘——辛妃娘娘?忘记了你父亲是兵部侍郎?”  姨娘?是啊,他还有个姨娘在宫中,是皇帝的宠妃,父亲是兵部侍郎……为了逃避失意他差点忘记家人,他愧疚,忙躬身施礼请胡公公恕冒昧唐突之罪。  胡公公——九尾狐挥下拂尘说:“罢了,看在辛妃面上,咋家不计较了,辛姨娘娘知道你心理难过,要我备着你的不礼貌行为。”  “是吗?姨娘真是了解墨凌。”  “还用说吗?”  “不知道胡公公此行有何旨意?”  “边关告急,你父被围寒城,辛妃娘娘向圣上推荐你,说是你回返朝庭的最佳时机。”  “什么,父亲被围寒城?敌军谁为主帅?”  “阿拉刺,你听说过他吗?”  “当然,如何没有听说过?他是雪国近年的第一勇士,父亲遇上他……”他想起父亲已然年迈的身影,高站在雪国寒城的城头望他的凄寒眼眸,心陡然沉下,急向师傅告辞,随胡公公飞马疾驰而去,一袭灰蓝的袍子在风中飞扬。  三.雪国寒城  墨凌率一万精骑彻夜不眠赶路赶到雪国寒城五十公里外驻扎,寒城周围群山环绕,时值隆冬,大雪纷飞,兵士驻扎下来燃火取暖,敌军早看到他们这支队伍的到来,严阵以待。  墨凌派出的探子回报敌军主帅——阿拉刺将寒城团团围住,誓要夺回寒城。城内几次派人突围都未能成功。  墨凌颔首示意军士下去,他带两名贴身侍卫骑马出营观察地形,雪拥前路,他不知道城内状况,父亲可好?城内粮食如何,御寒物资是否充足,这场雪下的……已是两天了,如果不能尽快打败雪国围困大军,城内堪忧。  寒城内瞭望哨塔楼上,墨凌的父亲墨守信伫望南方,莽莽雪原,千里冰封。他派出的将军已有两月却至今没有一点消息,他急啊,盼啊,望啊,城内粮食已经不能支撑一日了,兵士饭都没有得吃还打什么仗?开城投降还是坚守?他自己死无所谓,但是兵士百姓如何是好啊?  他面色如霜,塔下军士报:“大帅,二公子飞雕传信寄来一枝梅。”  “是吗?”墨守信急下塔楼,军士送上一枝红梅,花正开,他接过花,激动于形:“凌儿终于来了,我只以为这辈子再看不到他,真好,真好……”老将军眼蓄清泪,生硬逼回,他的凌儿来了,他还有什么怕呢?  四.入山遇翁  墨守信得到儿子墨凌前来消息,什么忧虑郁结都放下了。  回到帅府,他给墨凌回复了一封军报,告诉他城内状况,亲兵将军报绑缚雕的脚爪上,墨守信抚摸大雕良久,沉吟微笑,雕是儿子墨凌八岁生日,他们父子在北国打猎捉到的一只小雏雕带回家养大的,至今有二十二年,这只雕一直跟随儿子从不曾离开,看着雕便如同看到儿子,儿子清朗俊伟的面容就闪现在自己面前。  “大帅……”亲兵轻唤他提醒他放雕。  他如梦初醒,啊声松开手,雕从他手上展翅腾入云空。  墨凌堪查完地形回到营帐,适巧雕亦到,他取信看,父亲没有多余的话,只有八字:“军须空,百姓寒,父字。”其它不重要,唯父字二字是重点,这两个字是他们父子间的约定,如有,但凡无论是父亲还是儿子如有父字或者儿字,一代表信无假,二代表危急。  墨凌收藏信,军士问他可需要用晚餐,现在已是晚上时间。  他嗯上,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酸辣面上来,亲兵放下碗出去,他没有急着吃面条,而是向地形图走去,看地理分布,筹划如何出兵,硬闯肯定不行,敌军十万大军,他率的不过一军精骑,而且天寒地冻,他们是南方兵久处下来一定处下锋。  “报,将军,探子回报。”  “快请进。”他立时转身召见探子。  “将军,阿拉刺又从西域急招一批死士,近日抵达,意在速夺寒城。”  他挑挑眉,挥手示意探子下去,自己坐到那碗面前,手触面碗,碗尤自热,不由他捧上手,大口吃起来,他这时又想起云落,想起她一身叫化子装束,可怜巴巴又自以为是的样子很想笑,她像一抹微云留在他心底再也飘不走。  面入肚,他身子热量增加,他想起也许可以找到山里的猎户,这么座大山,不可能没个把猎户,正如他所料,如此一座大山哪可能没有猎户,他凭借他的轻功行走在雪地里,一身银狐袍在夜色飞雪下着实卓而不群。  他夜猫子眼四下巡视,忽然他就看到一点豆大的光点,他朝着光点迅速游移过去,挨到近前,原是一间板木房,一扇窗微启,他闪到窗下静听里面动静。  里面声音:“老头子,明天你就不要入山了,我们的口粮还够十几天的。”  “好,你再加把柴,我抽袋烟,坐坐。”  嗯。  一对老夫妻一问一答,他再瞄眼里面证实确是一对老夫妻,放心敲门,老俩口却是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吓了,老汉惊颤的来开门,墨凌深施一礼说他是个赶路迷失了方向的路人,他是想去雪国结果被大雪迷了眼睛找不到出路,看见这里的灯光就来了。  老汉瞅他面目清俊,人十分温和,忙请他进屋说话。老人听他口音有南边的声音说雪国和南面朝庭正在打仗,问他为何去雪国。  他见老人听出他的口音也就不瞒着,直说他是南面朝庭里派来的援军墨凌。  “你就是墨凌墨二公子?”  “正是在下。”  “啊,老汉三生有幸,三生有幸,二公子,请坐,老婆子,快快倒茶。”  老人意外的惊喜,意外的热情实让他微有一惊,老人乐呵呵的笑:“二公子你不知道吧?你的名字是南面朝庭和雪国都是很响的呢?”  “是吗?”  “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啊?”  “如何没有,你治好了那么多人的病,就是我老汉也有受蕙呢?”  他更是眨眼,疑惑了。  老汉憨憨的笑:“我老汉没有见过你,但是老汉的儿子见过你,你可以记得曾经医治过一个双目快失明的中年人,左额有块红色胎记的。”  老人说到左额红色胎记的人他立刻有印象,那是他去年治的一个病人……一时他们的关系近了八成,但他没有过多的时间说那些,只问老人可是常年居住于此,可熟悉这的地形。  老人答,当然知道,他家世居寒城,雪国忽然入侵寒城,他就和老伴避难到这里,儿子和媳妇一家人在南面做生意。他说着笑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目的,二公子想问这里的地形,从哪处进军更好,对吧?”  他又是嗯声。  “阿拉刺有四大将分守四门,但都是酒色之徒,阿拉刺本人好狠斗勇,但底下有个军师却是诸葛似的人物,神机妙算。但守东门的大将瓦那会时常偷出来去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小村……”老人说着停下:“但是近来大雪,瓦那应该不会出来。”  “有无小路可以通往寒城?”  “有,但是绝壁悬崖,你看这天气,这雪得春后融雪差不多可以。”  “这些你不考虑,你只告诉我在哪?”  “北面山峰。”老人看他说:“你进入城又有什么用呢,阿拉刺军队强势,进去不是更糟?”  “我是要运些粮食去,城内粮食不能支撑太多时间。”  “粮食,你想运粮?那不可能,你只有打败阿拉刺。”  “但他十万众兵围困。”  “二公子不是说粮吗?您把雪国的粮烧了不就成了,现在大雪封山,烧了他们的粮草他们一时哪里去筹粮?”  “对啊,没有粮草敌军自乱。”他笑了,一面自责的骂自己真是糊涂愚蠢,一面急忙告辞离去。  五.火烧军粮  墨凌回到军帐立刻传命探子探查敌军粮草具体位置,随后是与副将商讨烧粮草计划,务必速占速决,逼阿拉刺退兵。  计划商定是五更天了,他和衣微合目小睡,云落不再像从前进入他的梦中,他以为自己可能忘记了她,这刻睡着他有意想起她,但是梦影微稀,他快记不起她的样子,于是他觉得他对她专情远不是他想像的不可遏止,时间到底淡忘了一个人,时间不过五年,用五年淡忘一个人……他苦笑着睡着了,梦里无物。  天大亮,雪映他的中军大帐,早有探子等在帐外,他伸伸懒腰步出帐外,雪已经停了,他看看等待回话的探子说:“情况如何。”  “敌军粮草把守严密,两万人马由阿拉刺的堂弟统领守军。”回报完送上敌军布军图。  “果然是用军有度。”他腹语,示意探子下去,亲兵送上漱口水和净面水,他搞定自己私人问题立即召见副将,他指地图,又展示探子送上的敌军布军图,实力在哪,薄弱环节在哪,他们最佳攻击点在哪,详详细细,副将惊诧他的探子的办事能力实在惊人,他们不知道,这些探子全是云落的乞丐兄弟,他召集了他们一半以上的人到他部下专门负责情报收集工作。  部属好他的一万军士,他召雕回信父亲,相约理应外合,打阿拉刺一个措手不急。  入夜时分,军士饱餐战饭,磨拳擦掌,只等他一声令下火烧敌军军粮,但他却是命军士睡觉到二更。  他自己亦是养精蓄锐,经过五年,他的心智再没有什么可以扰乱他了,他成熟了,爱情远离他的同时是成长的元素充斥他人生的脚步。  二更在沙漏声中缓缓的到来,军士迅速集结,他一声出发,一万军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悄无声息,风卷残云至雪国军队的西部直潜入营阵,梦中雪国军士来不及反应,粮草已经被墨凌亲率的一万大军烧着了,敌军仓促应战,被杀了一个人仰马翻。  阿拉刺接报率部赶到,与墨凌不期而遇,两军主帅相逢,谁胜谁负就在此一战。  墨凌早有耳闻阿拉刺,墨凌何许人也,阿拉刺尚不知,他的军师却是知道,提醒他注意。但有些事情和人不是你说注意就能注意的。  阿拉刺名字古怪,但人却是像墨凌一样帅气,说是小帅哥不为过之,但他骄横,你从他看墨凌的眼睛就可以看出一些了。墨凌傲气如他,面无表情,二人催马相见各报名讳。  六.两帅相争  二位主帅话不投机举家伙就开战了。  阿拉刺使杆方天画戟,墨凌一杆红樱长枪,他八八六十四路夺命归魂枪招招致命,但阿拉刺亦不是浪得虚名,九九八十一招戟法不上相下,直打得两部军士眼花缭乱,两军鼓声震天,墨守信城头相望,以为正是出城的好时机,即刻开城门分军杀出,饿虎出击应该是更为凶猛吧。  寒城外火光映天,杀声震天,墨守信肃清四方敌军后杀到儿子决战的现场为儿子擂鼓助威,父子战场相见以这种方式传达情感却是动人。  阿拉刺身上已多处受伤,墨凌臂膀亦有几处伤口流血,可他们谁也没有退却,而是越战越勇。眼看天大亮,墨凌不能跟他耗战下去,他的目的不是跟他比武较量,是打败他的士气,逼他投降,所以他不再以武力而是使了一个诈生擒活捉了他,但这个诈你却是看不出,好像仍是武功较量中。  主帅被捉,雪国阵营乱了,任军师和副帅挽不回军心,雪国军一溃百里,墨凌乘胜追击百里停下与父亲会合,父子见面相对一个眼神,携肩中军大帐。墨凌高坐帅位,墨守信在一旁坐下看儿子提问阿拉刺,问他服是不服,不服再打。阿拉刺傲然看他,冷哼声:“你以为是三岁孩子,输就是输了,我阿拉刺不屑做无赖之争。”  “如此甚好。”他亲下帅位为阿拉刺解绳松绑,请他坐下。 共 731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什么是睾丸扭转
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好
女性羊角风有遗传的几率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