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云南信息网 > 娱乐

天革 第二百零九章 棺材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7:49:02

天革 第二百零九章 棺材

这话不知哪来的自信,芷蓝有些不屑的一笑。陈炼与陶淋自然也觉得奇怪。

倪鸳似有些不服气。虽然她也知道,这阵法很难攻破,不过没试过

天革  第二百零九章 棺材

,如何能知晓?

可就算有这自信,可不想前面突然又发生了变故。之前芷蓝一直没有说明,其实在阵法内的人,完全超过了一个出口可以出去的人数。

果然,到了生死关头,所谓的合作变得根本没什么可靠性。

“你们铜雀学院要干什么?”三师兄极为强硬地质问道。

“你们也不看看人数的,应该晓得。”

可眼下很明显,海山学院的人要比铜雀学院少了近一半。这可不是什么平等的交易。

有人看出了比例悬殊的意思。遂急忙道,“大家都是合作,打不了我把身上的蓝玉都拿出来?”

然而这里,可能就三师兄能看出端倪。当一个海山学院的弟子将蓝玉交出去后,等着他的便是死亡。

三师兄毫不犹豫,直接拿起长剑,急速地向洞口冲去,丝毫不管其他同院弟子的死活。

有个几个眼神好的,见三师兄已有逃跑的打算遂也紧跟了上去。

“哪里走,把阴阳令留下。”

“呵,有本事就来抢!”三师兄刚说完,他已经穿越了出口。身后几个还站立在原地的弟子顿时傻了。

“全部杀光,一个不留。”铜雀学院如此惨无人道,陈炼等人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纠结的。

屠杀完毕,铜雀学院开始按部就班地通过出口。

直到最后一人都已离开,芷蓝口中道,那出口,进我们几人,还是搓搓有余的。

遂直接窜出,来到阵法前,陶淋刚触及,就被如流电一般的墙给电了一下。

“想不到这血红电界居然如此厉害,我还是小看了。”倪鸳有些无奈地叹道。可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不得不去选择,继续轰击阵法结界。

“难道就没有办法去破解?”陈炼极为疑惑。其实若是在他尚有记忆的时候,可能这结界,他一人足可以破解。可现在……

阵法犹如一道透明的石墙,几人不间断地轰击之下,虽突然有裂口,但又会迅速合上。

“大家一直攻击同一点,时间上如果可以,应该会有个十多息的间隔。”芷蓝一声令下,几人遂不加思索,轰击了近十多分钟之后,见那裂口渐渐扩大,“快!”

可就是这声之下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突然从侧后方飞出三个身影,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进去,跳进出口。跟着几人就傻眼了。

“什么情况?”

“不好,按照我的计算。恐怕我们中必然有一人要被留下。”

陈炼直接用手,从背后抓起两人,往前一扔,最后又把倪鸳向前一推。

“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。你们先进去吧!我去看看其他点会不会有空。”

陶淋焦急地喊道,“可就算你赶得及,应该也不可能有空的。”

“谁知道呢?也许之前就死了很多人呢?”

陈炼这般想来,也是根本不加思索,直接奔出很远,根本不等其他人再去多想。

陶淋有意要追上去,可阵法结界此刻已经合上。就算再轰击,少了陈炼,所需要的时间应该也不够。

芷蓝一把拽住了陶淋,“他有他的命数,也许这就是结果,又或者他会……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!时间快到了。”

但所有人心中都明白,她们欠陈炼一条命。

陈炼直接奔袭,因为在这之前,他已计算过,就算跑向最近的出口,至少也要两个时辰。他根本就没那个时间,但有个地方,他应该来得及——一开始的墓地。

陈炼从那龙牙的尸体上得到启示。倘若时间到,真封死,那为何龙牙的尸体,看上去完好无损?唯一的可能,就是进入一个特别的空间中。

而这个空间必须要有强大的源灵之气,作为支撑万一被封死空间的阻力。

陈炼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和闲空,好在身上有地图,他的速度不可谓不快。刚到达墓地的洞口,从空中,道道极强的阳光,突然射向大地。

“不好”,陈炼直接一脚一踹,把之前的墙给踢倒,往里一跨!身后眼睛一瞟,果然大地上所有的植物,都燃烧了起来。

“也难怪,我找的那些动物,都是躲在洞穴中。现在看来,这原因很明显。”

陈炼不清楚这种光线的照耀,会持续多久,眼下只能进入墓地,才可能有希望。毕竟他依稀记得中间的主道,尚没进去过。

来到墓中的主道,让他有些惊讶的是,似乎此处已有人来过,但这也省去了他不少的气力。因为那些机关都被破解了。

可直到接近主棺的时候,陈炼再次无奈。“靠,居然死在棺材上。”

只见一人正半趴在棺材一侧,陈炼细细发现,此人的两只手已被某种毒气腐蚀。再巡视四周,果然在一处角落,又有一人,被厉斧所杀。

由于两人都是死了不久,因此依稀还能看清容貌。“居然是铜雀学院的,真是有些霸道的不要命的节奏。”

可陈炼并没有对此纠结多少。只是感觉,此处的源灵气息,比之外面过道,更是浓郁。

“难道此处有蓝玉脉?”有了这个念想,陈炼一下似乎找到了动力。随即开始搜寻,可从源灵之气的浓郁程度来看,却也没有什么地方是特别的。

再看向整个墓室,似乎也就棺材里,是陈炼没看过的。

“要开棺?”这个想法,让陈炼浑身都感觉到不自然。眼前一人已经因为开棺材,把命都搭上了。如果再动棺材,岂不是找死?

再说,这里面到底如何,万一有个什么妖魔鬼怪,或者毒气或是暗器,不是更糟?

出又出不去,路又没有。当即一屁股坐下,接着浓郁的源灵之气,直接开始修炼了起来。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可以多想的。

这一坐,陈炼就忘记了时间。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直到陈炼将将快要看到七层境的门槛,他才有些想要醒来。

已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因为墓室内的源灵之气的浓郁程度,丝毫未减。眼下他没有想到要下一步如何。可在棺材上的死尸,却已成了一具干尸。

正因如此,那尸体已从棺材上跌落,到了地上。

“咦?那是什么东西?”就在那掉落的干尸手中,居然抓着一块石牌。那样子似一把十字的扣子。

陈炼用绣春刀挑起,仔细打量的一番,生怕上面有毒,撕了块身上的布,直接抱起,再次打量。陈炼不知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“难道……”

直接靠到棺材旁,就在棺材的上面,居然有一个凹槽。形状如这东西一样。

陈炼拿出三日月,两把刀,极为小心地夹着石牌,试了许多次,终于安稳地放入,为了保险,他还用刀拍了几下。

只待一声巨响,那棺材板如出镗的炮弹,直接向边上射出。好在陈炼的距离有些远,要换作他人,恐怕不是被当场切成两半,就已被撞成重伤。

陈炼急忙低头,可心中却一直在打鼓,“不会又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!”

只是等了许久,出来阵阵冷风,就没有任何其他。这让陈炼大汗的内心,再一次突显了矛盾。

他有些犹豫地靠近棺材,却发现,那棺材就如他进来时,上面的棺材一样,都是空的,且没有底。

就在这时,一只毒虫从里面冲了出来。想要刺向陈炼,陈炼拔刀一砍,见那倒地的毒虫,通体红色。

“这不是渊井内的毒虫吗,怎么在这里?”

郴州牛皮癣
廊坊妇科医院
芜湖治疗妇科医院
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的地址
贵州银屑病医院技术怎麼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