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云南信息网 > 娱乐

棋手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08:40:51

王三是个棋迷,也是个棋手,下棋很业余。平日空闲时,喜欢下棋,是中国象棋。  王三是个中年男人,身材魁梧。他上班的都要骑自行车,经过一条街,街边有个棋摊,三三两两在下棋。这天,王三下班回家,看见一老者和一个年轻人对弈,双方走子如飞,围观人很多,他挤进去,目光在棋枰游移,红方的“马”正好踩黑方的大“车”提醒说:“马踩车,杀炮沉底,他老帅没去路了,将死了。”那年轻人经王三点拨,运子如飞,一下子攻下老者的“老将”。那老者不服气,说:“这位朋友看你棋不错,来,和这位朋友下两盘,看你棋力怎样?”王三心里痒痒的,他“棋瘾”来了,无从渲泄,便在老者对面的一张凳子坐下。这时围上几个观棋的路人,说:“朋友,跟他下,我们支持你。”王三听到凑热闹的观棋人们,跃跃欲试,说“好,那来两盘!你先。”老者说:“不客气了。”他当仁不让摆上中炮,集中火力在棋盘中路作棋,组织攻势。王三跳右马应对,两颗马平稳的护住中路,对挺七兵。老者不失时机伸车过河,准备平车压马,抑制马的活路。王三平炮兑车,走的是堂堂正正的布局,两人见招折招,苦斗六十个回合,棋枰间硝烟弥漫,炮马纷飞,落子有声。  那老者不慎把一颗大“车”塞到王三的炮口,弈出一着臭棋。王三不客气的飞炮打“车”,脸上笑着说:“承让。谢了。”老者要悔棋,说:“朋友,大人有大量,悔一步,老朽老眼昏花了。”王三说:“不行,咱们弈棋的人有一句话‘摸子走子,落地生根’走出的棋不可悔了。”老者说:“来,就来真的,一包‘红梅’怎么样?不多,二十块一局。”他把话撂下了,下一盘彩棋。王三摸了摸上衣口袋,只是一些皱巴巴的零钱,那是他老婆给的下班回来经过菜市场买条鱼的钱,一块押上了:“行!”俩人就下起来。  那老者棋风凌厉、稳健,车马炮调往前线,攻得王三没有还手之力,只有难以招架。王三这两局棋不像前两盘,不到六十着局势落了下风,败势渐露。老者笑咪咪的,轻描淡写说:“年轻人,认输了吧。”围观人群也是象棋爱好者,不乏高手。议论王三的棋:“这小子棋下不错,只是他贪吃那颗‘马’才招致落败,不然,老鬼也未占便宜。我说挥炮沉底吧,不信。可惜啊!”王三也只有乖乖的把“钱”拱手相让,索然而去。  王三路过“菜市场”兜里没了几个钱,连把青菜都不够。老婆交待的事他都没完成,回去肯定挨老婆骂了、唠叨。他老婆是个爱“唠叨”的女人,长得不是很漂亮,徐娘半老,稍有几分姿色,风韵依存。王三在官场上混了半辈子,也混小小的科室的科长,连房子都是买不起,年薪也不高,养活他的女人没问题,平日里就爱好“下棋”,和象棋高手赌上两把,娱乐人生。  他推了推自行车进了家门,远远听到他老婆在厨房里叫嚷声:“王三,你回来?鱼呢。你杀鱼,我煮菜。”她从厨房里出来,看见王三两只手空空的,不由生气地说:“老公,我交待你买的鱼呢?”王三吱唔半天没说话,呆呆地看他的女人,才说出三个字:“我输了!。”王三的女人叫郭月,跟她老公结婚已有三十年了,知道她老公在外干不是什么好事,冷漠地说:“你又使钱了。家法伺候!”  郭月拿一根鸡毛掸子在她老公背上抽几下,让他跪在“搓衣板”上一个时辰,不让他吃饭。王三的儿子冬冬在他房间里做作业,他刚刚六岁上幼稚园的孩子看着他爸爸被妈妈拿鸡毛掸子处罚,就像幼稚园的温柔美丽的女老师曾教他必须做个诚实的孩子。做错事的孩子必须受到惩罚,区分好坏。王冬冬跑到他父亲的面前,说:“爸爸,你不听妈妈的话,不是个诚实的孩子,所以受罚。”王三在家最怕他的女人,默默无言。  郭月从澡房出来,身披一件宽大的浴巾围她光滑牛奶般的躯体,曲线凹凸有致,一对丰腴的乳房在灯光下荡漾,如撒旦拋下诱人的诱惑一样迷惑男人的情欲。王三已有很长时间没碰他女人的躯体了,好久也没有做爱了。王三面对他的女人,饥渴说:“郭月,我想要……”郭月板起那张面孔,冷漠的说:“王三,今天下午你输了钱,还要老娘伺候你!做梦。”  王三原想和他老婆亲热,不想今天跟那老者下两盘彩棋给搅黄,搞得他跟老婆做“那事”也没情调、感觉,索然无味。  这天,双休日。王三忙碌一周工作带着他的儿子王冬冬到市里的江滨公园,赏玩那里的美景。他叮咛儿子:“冬冬,别走远,否则爸爸没见你,小心路上的车子。”看着他儿子和别的小伙伴跑到远处去玩,自己也到处逛逛。他来到江边几棵柳树,石凳围满人观看什么的,近前一看是棋摊,石桌摆一则“残局”,名为“跨海征东”出自一本很老古谱象棋孤本的一则残局,棋子虽少,但变化多端。摆“残局”的主人是一老者,就是王三几天前下班回来遇见并赢他的钱遭老婆臭骂挨罚的老者。  王三见是那老者,摆开围观的人群,毛遂自荐,说:“我来解这一‘跨海征东’局棋。”老者拍腿,说:“好!年轻人,有胆量。来,红先。”王三凝视棋盘,深思一会儿就执子就走,在棋盘上落子飞快,他已算出了几种变化,气定神闲的落子,很有“大将”的风度。不一会,老者的将府门户大开,老将直逼九宫顶处,高处不胜寒,被红棋双车挫杀,没去路了。老者额上冒出微小的虚汗,这小子很有水平。王三拱拱手,说:“承让,承让。不好意思。愿赌服输,拿钱来吧。”他得意洋洋的等老者数“钱”,报前几天的“一箭之仇”。那老者也只好从衣袋里掏出一张五拾元的钞票递给王三,认栽了。  晚上,王三取出那张五拾元白天下彩棋赢钱的战利品,在郭月面前晃了晃并附在她耳边轻轻的说:“亲爱的,你看这是什么?”郭月看了她老公手里的钱,不由惊喜,惊讶的说:“王三,哪来的?是不是趁我不在你偷我的钱。”王三说:“老婆,你也小看我了,这五拾元是我下棋赢来的。”郭月难以置信,摇了摇头,说:“就你那臭棋篓子的水平也能赢别人,做梦吧。”王三的棋确实是很臭,在他单位科室里下不过他同事小李,小李是象棋高手。王三笑呵呵的,不顾妻子的嘲讽,说:“今天反正我赢钱了,下彩棋赢的。睡喽。”  王三在单位科室里读读写写,到了午间下班时间,到食堂打饭遇见小李。说:“小李,吃完饭,到我办公室里咱们下两盘,怎样?”小李身材矮小,理个小平头,走路风风火火的年青人。说:“王科长,就你那水平也敢和我下棋,不输才怪呢。”两人吃完饭后,在桌上摆上棋盘和棋子,开战起来。王三下得有条不紊,沉着应战,布局占优势,中局搏杀精彩激烈,弈出弃车砍炮,跳马卧槽妙手,到残局时不慎丢一颗大车,功败垂成,被小李一一化解,全输在小李手下——棋死木头在!  王三心悦诚服,说:“我甘败下风!”小李松了一口气,说:“王三,你的棋也不错,假以时日,多看一下棋谱,必成大器。下个月市里有象棋比赛,届时你也可以参加。”  郭月见老公下班回来独自闷到屋里,吃饭时间叫他才出来,心里纳闷了:“老王这些天到底是咋啦?莫不是看上哪位漂亮的美眉吧,躲在屋里写‘情书’,哼!他敢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偷欢,看老娘不收拾。”餐桌上,吃到了一半,郭月就问她男人:“老王,这些天你神秘兮兮的,在里面偷偷写情书给哪位美眉了又在外面和哪位美眉鬼混了,如实的招来。”王三生气的说:“你这婆娘怎么说话呢?胡搅蛮缠,真是的,我吃饱了。”丢下碗筷,独自进屋去了。  一天,郭月在卧室外听到里面传来棋子落子念书声:“车二进六……黑炮5进4,将军!”她就从门上猫眼往里看,不由把她笑得人仰马翻。王三听到屋外妻子的笑声,就打开房门见是他的老婆,说:“你干嘛呢?”郭月笑着说:“我以为这些日子你呆在屋里干嘛咧,原来呆在屋里下破棋、打谱,去,给我干活去。”王三说:“别来烦我,我还要研究棋谱呢,没空。下个月我还要参加象棋比赛呢。”郭月拋下嘲笑的一个媚眼,不屑一顾的说:“就你这水平还想参加象棋比赛,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,榆木旮旯。”  转眼间市里举办的象棋比赛就到了,王三到市里体育局去报名,三天就开赛了。  三天后,王三吃着他妻子准备好的早餐,骑着辆自行车到市里文化宫,这次象棋比赛在那举行,参赛者都是历届象棋高手。王三以稳健的棋风,凌厉的攻杀,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拚杀挺进决赛,那些高手纷纷落败在王三的棋下,是这次象棋比赛的一匹黑马,让人刮目相看。高手论棋,巅峰对决。王三笑着挺进决赛,与前些日子曾在街边对弈的老者,不由一愕:“原来是你,又见面了,前辈!”老者神情矍铄的露出笑颜,说:“后生可畏啊,几日不见棋艺大增。来,我们好好下一盘。”这时,裁判员过来让两位象棋高手抽签,谁持先手。王三微笑示意让老者先抽,很有“大将”的风度。老者笑笑,说:“年轻人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他抽到一张黑桃A,是后手的棋。王三胸有成竹摆上当头炮,来势汹汹,很有决战的味道。老者气定神闲的跳马,以屏风马护住中卒,象棋自宋朝定型以来,炮马争雄几百年,流传市井贩夫走卒间,这个布局经历了明朝《桔中秘》演绎发展到清朝《梅花谱》的出现黑方的棋才可以与之抗衡。  两人在棋枰上争风相对的落子、吃子,消耗对方的子力,惨烈的搏杀,给人以一种荆轲剌秦壮士割腕悲壮的味道。到了残局,胜利的天平向王三倾斜,王三有车双炮残仕相与之拚杀。老者仅剩车卒犹如困兽,大势已去,推枰认负。  王三很有礼貌地伸手与老者握手,说:“承让!承让!”老者笑呵呵地说:“后生可畏啊,几天不见棋有所大增啊,刮目相看。”组委会工作人员便把这次象棋大赛的奖杯、奖金、证书颁发给王三。  王三拿着奖杯和证书回到家里。郭月一眼认不出她的老公了,说:“老公,你得冠军呀?”王三吹牛说:“老婆!你老公是啥人材。给,这是我下棋得奖的一万块钱。”郭月从她的老公手中接下的那一万元钱欣喜若狂的,这一万元钱可以足够改善他们生活的一段日子了,并在老公脸上亲吻……  这时的王三开始沉醉于胜利的喜悦之中,他今天终于成为了一名“棋手”了。他深深的思索这样的一句话:“人生有梦必将坚持,就会看到前方的曙光。”他开始累了,背负名利的累,深深体味人生何尝不是一局棋呢…… 共 396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

患上前列腺钙化如何医治见效快
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好
云南专治癫痫好的研究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