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云南信息网 > 游戏

阴阳同修 第2518章 看到未来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10:42

阴阳同修 第2518章 看到未来

但是也因此,他时常被部落里其他少年欺负,凭什么部落里的明珠要关照一个没爹妈的孩子,他经常被揍得鼻青脸肿,少女后来发现,才知晓这件事情,虽然找了那些少年理论,没想到那些少年却是变本加厉,孤单的白狼,渴望能够像古利特大叔那般强壮,但是却始终瘦弱。

他希望变强,却始终在部落之中,饱受少年的欺凌。

只是倔强的少年,从未认输过。

偷偷跟着黛丝追上古利特与先知的队伍,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心理,也希望逃离那部落呢?

白狼不知道,但是他却从楚易的眼中,看到了一丝关怀之色。

就好似,一个人遇到了另一个人,忽然发现自己所遇到的这个人,似乎与他一般,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不是因为身边缺少朋友,只是因为自身被世界所遗弃,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样的。

他们都是孤独的。

“对不起,楚候,也许你真的很强,但是我不想离开他们。”白狼的语气之中带着一股艰涩的意味,他隐隐明白,自己先前判断人的强大与弱小的方式,似乎有些错误,但是尽管这楚候很强大,甚至让他有种亲近的感觉,但是他不愿意离开,古利特大叔,离开那与他一直拌嘴的女孩。

“白狼,男子汉的成长,总是要独自去经历风雨,楚候是仙界近年来年轻一辈,可以说是最为杰出的存在,若是拜他为师,对于你,也是有极好的帮助。你不是要杀光世间的马贼么?你不是要让马贼再也不能够害人么?”古利特不由劝解道,“多少人希望有这样的机会,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我,而放弃,等你修为有成,到时候,你也可以回来找我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杀马贼!”

“不,古利特大叔,我不愿意拜他为师。”白狼偷眼看了一下旁边的黛丝,见其脸色变化,又快速的低下头。

这个细微的变化,却是没有逃过楚易与先知的眼睛,两人皆是微微一笑,倒是让一旁的古利特大惑不解。

“你这混小子!”古利特无可奈何的说道,特别是看到白狼那副倔强的模样,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劝说,对方都是不会愿意的!

“没事的,古利特兄弟,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。”楚易微微一笑,“白狼,若是有一天,你改变主意的话,可以来找我。”

说罢,楚易朝着白狼眨眨眼,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意味深长。

白狼的脸顿时涨红了,一旁的黛丝,一脸奇怪的看向白狼,“白狼,你怎么脸红了!”

“不要你管!”白狼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,急匆匆的向着院子外跑去。

“这小子!”古利特此刻也是看出了几分端倪,不由苦笑,“先知大人,楚候,我去追那小子,免得他跑的远了,找不回这里的路。”

“古利特你去吧,我正好有些事情,与楚候商谈一二。”先知大人微微一笑,同时他转身对身后两个白衣祭司说道,“你们负责送小黛丝回我们所居住的地方。”

那两个白衣祭司同时点了点头,顿时整个院子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
楚易微微一笑,“先知大人,不如进来随我秉烛夜谈?”

先知亦是微微一笑,“如此甚好。”

“拓跋公子,许久不见,没想到这一次,竟然是您亲自前来赵国。”赵国皇城书房,赵胜见到眼前的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的神情。

在他面前的正是拓跋锋。

拓跋锋闻言微微一笑,“国君真是说笑了,能够得到国君邀请,这也是我拓跋家的荣幸。”

赵胜闻言心头苦笑,若非是你拓跋家窜托,自己会没事去攻打魏国?如今秦国的使者已经入了壶关,他可是不敢在有丝毫的侥幸,他需要拓跋家作为自己的靠山,好减轻自己的压力。

否则的话,他就必须要灰溜溜的退兵,到时候恐怕他将真的成为笑柄,从此威严扫地,这是他所不能够接受的,其实当初从他开口拒绝向魏国道歉的时候,他的心就已经偏向于攻打魏国,因为一旦道歉,就会损害到他的威望,这是他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!

更何况,他认为魏国此举更多的是威胁,所以他希望能够有一个靠山,可以对抗秦国的靠山,这么一来,他就可以不在意秦国的反应,到时候,只要按照原先的计划,卫宋两国出兵,魏国就只有覆灭一途。

等到占领了魏国之地,那个时候,谁又能够说自己是错的!

想到这里,赵胜对于拓跋锋更加热情,对方如今可是自己的救命稻草,“拓跋公子

阴阳同修  第2518章 看到未来

,先前我赵国按照拓跋家的吩咐,攻打了魏国,没有想到如今却惹出了这么大的事端,如今也只好厚颜,请拓跋家能否出手相助一二。”

“国君请放心,拓跋锋正是为了此事前来。”拓跋锋微微一笑,卫宋两国攻打魏国,灭了魏国最为关键的地方,便是需要赵国来吸引魏国的注意力,这是他布局之中,一个重要的棋子,他自然不能够让这个棋子变为废子,故而此次也是昼夜兼程赶来。

“如此,赵胜无比感激。”赵胜闻言,也是脸上浮现出了喜色。不过随即他的脸上,故作困难的神情,“可是这一次那楚易前来赵国,等若是魏国给我赵国下最后通牒,魏国我赵国自问,还有能力对付,但是秦国方面,我赵国国小力弱,实在是难以招架秦国使者的责问。”

“此事极为容易,我曾听闻,秦国副使李陵在得到使者任命的时候,曾经放出豪言,天下第一弓之名,将在这一次真正决定。那楚易昔日骗去我的射日弓,如今李陵身为李广弓的传人,两人必然相争。那么秦国与魏国的关系,也并不是极为融洽。若是楚易最终获胜,恐怕将会得罪一片秦国昔日得到李广指点之人!”

赵胜闻言眼中一亮,“只不过若是李陵获胜呢?”

“李陵获胜又能够如何,等楚易到时,你且推说因为箭术比试在即,这可关乎于中原的荣耀,你要求将出使的神情推后,到时候,李陵获胜,我们将楚易杀了,使者死了,那么没有使者,还有什么好谈?”拓跋锋的语气平淡,却是透着一股森冷之感,让坐在他面前的赵胜,浑身忽然感到一冷。

那可是周天子所册封的楚候,其身份还是顶级门派的客座长老,道宗弟子,对方却是说杀就杀,语气还如此冷淡,就像是杀一个普通人一般。

虽然知道拓跋锋这个想法,是对于赵国,对于自己极为有利的,但是却让赵胜凭白感觉到一股寒意,对方如此不择手段,且极为阴毒,实在让人感到恐惧。

当初自己怎么会听从对方的安排,或许一开始自己就不该卷入魏国之事,就像那晋国一般,至少不会与这拓跋家之人合作,与这些人合作,无异于与虎谋皮!

想到这里,赵胜的心中更是无比的后悔,只是如今,他还有的选么?

“楚候可知,我今夜为何会来?”两杯清茶升腾起青烟,楚易的身份使得他所居住之地,一应俱全。

“先知可是为了今日白天之时的事情?”楚易微微一笑。

“是,也不是。”先知轻轻一抿茶水,“楚候想要拜托的事情,我做不到,所以我直接拒绝了,所以楚候当时所想并没有错。”

楚易闻言一怔,不由露出苦笑之色,“是否和先知大人谈话,都可以极为简单,因为先知可以看透未来,那么我想说什么,先知都知道。”

“我所看到的,只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,也就是说,无论未来怎么变,楚候都会问出这句话,且还会提及是在与我相遇之初,就想问此事,所以我明确的拒绝了楚候。”先知微微一笑,“只是未来千变万化,就像是一个极为细微的节点出现偏差,未来,就会变得不同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楚易静静的思索对方的话,忽然开口道。

“就好比大山的震动,从高山之上,滚落一颗石子,其砸中了刚刚产子出来觅食的母狼,那只母狼被砸死了,阻止了它去啃食一个刚刚出生不过两月的婴孩,却又让那孩童有充足的奶水,让他生存了下来。直到他遇到了一个人,将他救回了部落。”先知微微一笑,“这是必然,因为那场震动是早就注定好的,就算没有石子,也会有其他的东西去阻止那母狼去吃那个孩童。”

楚易闻言却是微微一愣,忽然露出讶然的神情,“那婴孩该不会就是……”

“就是白狼。”先知微微一笑,“有些事情,会受到外力而改变,但是我从那孩子的身上看到无数的版本,最终他都是活下来。也就是说命运让他活了下来,就算没有没有大山震动,震落的石子,亦是会有一只野兔出现,要知道刚刚产子的母狼,带着母性,虽然出来觅食,但是对于婴孩亦是不忍伤害,若是石子没有落下,她就会发现那野兔的踪迹,即便没有发现,亦是有许许多多的变故,让她停止去吃那婴孩。”

中山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中山妇科
中山妇科医院
中山妇科医院哪家好
中山好的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